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末日樂園 > 1429 神婆別人者終被別人神婆
  1429

  看開一點,褲子這玩意嘛,有穿就有脫,是不是?

  林三酒自我安慰了一句,正要解開野戰褲的皮帶,抬頭看了梵和一眼。陳漢武早就避嫌躲到另一邊去了,把腦袋都埋進了收銀臺下頭;梵和仍舊一臉清凈地束手瞧著她,絲毫沒有轉過身去的意思。

  “你要看著我脫嗎?”林三酒求證道。

  “是啊。”梵和理所當然地說。

  行吧。她也沒天真到會以為對方能讓她圍塊布,或者進洗手間里去換——這家商場別看已經變成了末日游戲場,過去的設施倒還是正常運轉的,什么洗手間、保安室都完好,可惜梵和不放她去。

  偏偏梵和還補充了一句:“我看你脫有什么關系,你看我脫才不合適吧。”

  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林三酒瞪了她一眼,解開皮帶和扣子,把脫下的野戰褲一腳踢了出去。“紙卷還在里面,我沒拿出來看過。”

  梵和低頭瞧瞧那褲子,伸出兩根手指將它捻了起來,檢查了一下右邊褲兜里的購物清單,總算滿意了。同樣的野戰褲,禮包恐怕給林三酒準備了一百條;她掏出一條同樣款式的,在二十秒之內,看上去又好像是一個正經人了。

  她系好腰帶,掃了一眼——神婆倒是機靈,早就不知道縮到哪兒去了。

  “好,我們走吧,”梵和招呼了陳漢武一聲,后者從收銀臺后伸出了一顆腦袋。“我們已經耽誤太久了。”

  三個人在同一時間,沖入了貨架之間的走道里。那個志愿者還真是一點兒也沒夸張;林三酒抬頭一掃,發現所有的貨架序號全都亂了。她原本以為自己的領域是b1-b5,那么這五個貨架有可能是挨在一塊兒的,是混亂中的一小片秩序,現在一看,她想得未免過于天真了。d9挨著a1,h12連著b7放眼望去,沒有哪兩個序號是應該擺在一起的。

  神婆點頭,肯定是斯巴安的意思;可斯巴安為什么要讓她答應這么苛刻的條件?她接下來該怎么辦?

  “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

  陳漢武簡直像是聽見了她的心聲,正好朝梵和問道。

  梵和跑動起來的時候,腳步輕得簡直就像是羽毛打在風里;林三酒十分肯定她是壓制了速度的,否則恐怕在幾個眨眼的工夫里,她就能沖到商場另一頭去。梵和聞言輕輕冷笑了一下,氣息平穩地說:“這個游戲的策略無非就是在自己搜集物品的同時,阻攔對手獲得物品。對方已經占了一步先機,我們要阻攔他們是來不及了,他們要阻攔我們倒是很容易。”

  陳漢武登時蹦起了一臉焦急之色。“怎么呢?”

  “他們只要派出一個人攔住我們的路就行了。”

  幾乎就在梵和這一句話出口的瞬間,地板好像猛然化作了起伏咆哮的海浪,將三個人高高地扔進了半空里去。林三酒措手不及,再回過神來的時候,一排排貨架已經在她腳下了;貨架所立之處都仍舊穩穩當當,唯獨走道像是要極力掙脫引力束縛一樣,像從地面噴射而出的暴雨一樣轟然沖入了半空。

  從無數碎磚和水泥所形成的高高海浪之間,慢慢走出來了一個金發的筆挺人影。

  “分散開,”梵和在半空中竟能及時穩住身子,好像被釘在了空氣里,喊道:“各自去找,林三酒,你去東邊!”

  這是要把她和斯巴安盡量分開。

  正忙著自由落體的林三酒,一腳蹬在了附近一只貨架上,力道將大多數堆在頂層的商品都紛紛蹬了出去,散花一樣落在地上。走道上簡直如同火山爆發一樣,震得整棟商場都搖搖欲墜、粉塵簇簇,她不敢落在走道里——即使出手攻擊的人是斯巴安,她也不敢冒險;很顯然,斯巴安這一擊并沒有含蓄,他知道林三酒是有能力自保的。

  “那我走了!”林三酒扔下一句話,目光遙遙從斯巴安身上一掃,轉身就朝東邊沖了出去。后者一眼也沒有看她,仿佛已經完全忘記了她的存在;他的金發散開了,被急沖直上的碎片海浪所卷起的風勢吹得紛飛飄搖,就像剛剛從地底徐徐升起的一尊神像。

  在又一次回眸時,她遠遠瞧見陳漢武的影子也帶著倉皇朝另一邊沖了出去。梵和仍舊固守在了原位,好像打算與斯巴安硬碰硬地對抗一次——即使她是敵人,林三酒也不得不佩服她的這份膽氣。

  收回心神,林三酒一邊飛快地跑,一邊在貨架之間不斷掃視。

  梵和計劃得很周到,可惜她不知道,自己根本不需要與斯巴安私下見面。

  商場貨架大概足有數百個,六個玩家的一共三十個貨架放在商場中,就如同水滴落進了河里。她這一路上將放至最大,把能夠囊括進掃描范圍的貨架都囊括進來了,卻沒有看見b1-b5之中的任何一個。

  身后斯巴安與梵和對抗之處,忽然破開了一聲響——像是表皮微微綻開時那樣輕微的動靜,卻被某種極不自然的力量震入了耳里——隨著那一聲響入了耳,林三酒猛然只覺自己渾身皮膚都要跟著一起綻裂開了;她忍不住低低地痛呼了一聲,腳下一軟,險些跌在地上。

  從貨架后驀然伸出一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电子游戏注册体验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