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武俠修真 > 求魔 > 第二卷 風起天寒第143章 我忘了什么……
  ~日期:~09月18日~

  蘇銘站在遠處,他本已經離開,在方木的陪伴下,去安東部的臨時住所休息,但途中被那突如其來的轟鳴引動,且聽那聲音傳來的地方,似乎就是閣樓所在,見安東部族人紛紛驚容趕去,方木更是焦急不安,便隨著又回來。

  他看到了那閣樓化作飛灰,更看到了在那廢墟中的女子,看到了此女望向自己,帶著復雜的目光,還看到了這女子,如今正一步步,向著自己走來。

  蘇銘臉上帶著漆黑的面具,外人只能看到黑袍下的他透過面具的雙目,看不到蘇銘的神情,在滄蘭走來的過程中,蘇銘身旁的安東部族人,一個個紛紛向著滄蘭恭敬見過,直至滄蘭站在了蘇銘的面前。

  蘇銘目光平靜,望著眼前這個秀麗嬌小的女子,這女子很美,在她的臉上看不到歲月的痕跡,讓人分辨不出她的年紀。

  “姑教”方木在蘇銘身邊,連忙恭敬開口。

  滄蘭似乎沒有聽到,她望著蘇銘,神色透出復雜,仿佛欲言又止,那奇怪的樣子,讓蘇銘有了警惕。

  “墨兄,能告訴我你的真名么?”許久,滄蘭輕聲低語,她聲音里透著一股柔弱。

  蘇銘眉頭微皺,沒有開口。

  “當你有一天想起了什么……可以來天寒宗找我……”滄蘭低頭,向著蘇銘欠身,再次深深的看了蘇銘一眼,那目中透出的已經不是復雜,而是一絲憐憫,轉身離去了。

  “閣下的話,什么意思。”蘇銘始終皺著眉頭,對于這女子此番莫名其妙的話語,讓他在不解的同時,卻是不知為什么,心中泛起一絲空空的感覺。

  滄蘭沒有回頭,一步步消失在了遠處她沒有回答蘇銘的問題或許這個問題,就連她自己也都還在迷茫。

  “墨前輩,地……她是我姑姑,名叫方滄蘭,十年間闖邯山鏈成功,成為天寒宗弟子……”方木在旁猶豫了一下,低聲開口。

  蘇銘點了點頭,望著遠處滄蘭消失的盡頭隱藏在面具下的面孔上,有了疑惑。

  安東部很大,盡管蘇銘只是在這一座山峰上,但也感受到了安東的磅礴,方木本打算帶著蘇銘在安東部熟悉一番,可因滄蘭的出現蘇銘心中起了莫名的煩躁,直接回到了安東部指定的居所內,便獨自一人沉默下來。

  方木知曉蘇銘性格古怪,偏好喜靜讓人送上食物與一些果子后,便恭敬的告辭離去。

  房間不大,依山而起,沒有潮濕之感,時而陣陣清風吹來,讓人精神氣爽,可如今蘇銘盤膝坐在那石床上,將這些忽略了,他的腦海中浮現滄蘭那帶著一絲憐憫的目光,這目光讓蘇銘疑惑的同時,越來越煩躁起來。

  控制不住的煩悶,他總覺得滄蘭有些話沒有說。

  “我與方申在閣樓內時,此女應也在那里……我走后,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,使得這閣樓崩潰,這女子也都受傷……

  她之前那番神情不似作假,而且……以她的身份,也沒有必要在我面前作假。”

  “她的話,是什么意思……當我有一天想起了什么,可以去天寒宗找她……我會想起什么?”蘇銘百思不得其解,目光閃動,沉吟著。

  “想起什么……這句話如果反過來聽,就表示我忘記了一些什么,所以才會有想起之言。可我,忘了什么?”蘇銘閉上眼,他本不會因對方一句話就亂了心神,但就連他自己也無法理解,為何在聽了這句話與對方那憐憫的目光后,自己竟莫名煩躁,仿佛想要大喊時,卻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了啞巴,發不出聲音。

  蘇銘閉著眼,仔細的回想自己的記憶,從孩童時略有模糊開始,直至如今,許久,他睜開雙目。

  “故弄玄虛!”蘇銘冷笑,盡管心中還是煩亂,可卻強行讓自己不再去思索這件事情,而是慢慢沉浸在打坐之中,讓自己緩緩地平靜下來。

  時間流逝,很快就是黑夜,黑夜的安東部,因外面霧氣的緣故,不復以往的熱鬧,而是一片寂靜。

  這一夜,蘇銘多次嘗試入定,但直到快要天亮時才讓心緒平靜下來,將滄蘭言語弓動的煩躁平息,只是盡管平息,可在蘇銘的心中,今天發生的這一幕事情,卻是如一顆種子,深深的被埋下。

  第二天,清晨的時候,本應有陽光普照,可因霧氣太大,就連陽光都被遮蓋住,使得天地霧蒙蒙的,一片昏暗。

  好在這安東部的山峰有其特殊的布置,在此山上視線若不望向太遠,還可依稀看清,在清晨之時,方木來臨。

  他帶來到了其父傳達的一個消息。

  允許蘇銘成為安東部客家,享受安東客家的一切待遇,同時可加入這一次邯山密道之行。

  “墨前輩,其實你不需進入邯山密道的……那里據說很是危險,進入者中我們三部族人不多,大都是被招攬吸納的客家。

  且在那里,生死往往一線,三部看似融洽,可實際上暗斗不少,尤其是在邯山隱秘之地里,更是如此……”方木指弓蘇銘,前去安東部山峰之頂,他的父親與族中的幾個首領都在那里等待,送入下一批人進入邯山隱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电子游戏注册体验金